费雷尔退役了。最后一场比赛,和少年天才小兹维列夫,我没有看,但是有网球公众号的文章半开玩笑地说,希望费雷尔不要把小兹扫飞才好。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现在的少年天才们个个不太靠谱,而费雷尔,确是网坛最好的一块试金石,不输不该输的比赛,也不赢不该赢的比赛。倒数第二场比赛,他和阿古特,我没有看,我很多朋友都没有看,看到赛程,大家打个哈欠说,没意思,睡觉吧。

www.a000000.com,这就是费雷尔,曾经高居ATP排名第3,现在很多的流量小生离这个位置还非常非常遥远,但是,票房号召力和关注度,却不可同日而语,即便是费雷尔最好的时候。

www.a000000.com 1

在群星闪耀的四巨头年代,还能长时间牢牢站在前十的位置,并一度突围到第三,他绝对是令人尊敬的球手。奇怪的是,提到他,总是让人想起诸如“劳模”、“勤奋”、“稳定”之类的词,虽然都是褒义词,但是听起来……嗯,就是没那么性感。

据说,他退役后,美国《体育画报》的专栏作家送了他一个昵称,说他是天赋榨汁机,也就是说,他的职业生涯,勤奋努力地把每一滴才华都榨干净了——好吧,我只能说,作家损人嘴太狠。

朋友们都知道,我一直是天赋论的最大支持者。我一向同意,天赋决定了成就的高度,而勤奋和努力,只是决定了你是否会在通向这个高度的过程中半路夭折。但是,对于天赋的定义,我其实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比如,我认为我所说的天赋,不是talent,talent更多指的是能力,而我认为的天赋,是gift,是我们出生的时候,上帝送给我们的那一个篮子,里面有五花八门的很多东西,体力、协调性、头脑、判断力、专注力、勤奋、甚至运气,甚至一对和平友爱的父母和稳定的家庭。

我自认为对运动有一点小小的天赋,小时候打乒乓球,所有人都是自己胡打,我很快就脱离了女生的队伍跟男生打到了一起。后来学羽毛球,再后来学网球,最近学游泳,开始的时候总是让教练非常欣喜,因为我上手非常快,很快就像模像样了。

www.a000000.com 2

然后,也就是这样了。在初步掌握技能之后,我没有了钻研的耐心和苦练的诀心,更要命的是,作为一个运动爱好者,我是个玻璃身。谁说一副钢筋铁骨不是天赋的重要组成部分呢?我也希望自己能每天练球5个小时,每天挥拍3000下,但是我的小身板啊,只要每周打球超过4次,就一定会给我找麻烦。

好了,总有那样的幸运儿,协调性好,身体强健,肌肉力量十足。但是,头脑难道不是天赋的一部分吗?所有的运动,到最后其实都是一种智力游戏,解读场上的局势,判断对手下一步的举动,以及决定自己的对策,这一切都需要在电光火石之间做出决定。比如看纳达尔打球,我常常会有一种感觉,他比他的对手更早地知道下一球会去什么方向。这种能力是怎么来的?当然,几十万次的训练和比赛积累的意识,让他的判断成为了下意识的举动。但,比别人更快和更准确的预判能力,就是天赋。甚至大心脏,像只猎犬一样咬住分数,打死也不放弃,这种信念,也是天赋。

摈弃杂念的能力,是天赋。拒绝欲望的能力,也是天赋,小德只有在拿冠军之后才能吃一口巧克力,我们每次打完球恨不得擦完汗就去撸串喝啤酒,就不要羡慕人家那零脂肪的身材了。有一个突发奇想要让小女孩去打网球的父亲是天赐礼物,有一个愿意为了女儿更好地打网球愿意漂洋过海去美国的父亲是天赐礼物,遇到一个投契的教练是天赐礼物,在人生巅峰不要遇上渣男,更是阿扎伦卡送给所有女孩的礼物。

所以,每一个行业的顶尖人物,都是金字塔堆出来的。出发的时候大家手里都拎着一篮子礼物,而他们,大概是堆了一船的礼物,才堆出这么几个人来。至于费德勒,我觉得他是拿了一个星球的礼物,哦,不,他是上帝送给这个星球的礼物。

以此文,送给那些试图挑战我的天赋论的球友们。网球和你们,都是我这个篮子里的礼物。

文/沈威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