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 -图哈切夫斯基元帅 1937年6月11日, 塔斯社发表了1条令人震惊的消息;
元帅米·尼·图哈切夫斯基因叛国罪被宣判死刑,立即执行。
从此,这位世界知名的元帅、国内战争的英雄在
所有报刊、杂志上销声匿迹了。直至1956年在苏共20大上才为他平反昭雪,给予公允的评价。
图哈切夫斯基1893年2月16日生于斯摩棱斯克省道罗戈布克县,是苏联
早的元帅之一,国内战争的英雄、杰出的军事家和著名的战略家。1918年参加苏军,同年加入苏联共产党。
图哈切夫斯基在莫斯科叶卡捷琳娜武备中学受的初等军事教育。1914年7月,又以优异的成绩从亚历山大军校毕业。毕业后不久就被派往第1次世界大战前线1915年2月19日被俘。1917年10月越狱,逃回俄国。当时,俄国国内十月革命方兴未艾,他没有袖手旁观,这位旧军队中的中尉受革命的感召,毫不犹豫地站到苏维埃政权一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智慧都贡献给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他说:「我的真正生命是从十月革命和参加红军开始的。」
国内战争时期开始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军事部工作。1918年4月加入苏联共产党以后,于同年5月至12月便被任命为莫斯科防区政治委员、东方面军第1军团司令员。1918年12月
至1919年3月任南方面军副司令员、南方面军第8军团司令员。同年4月至11月任第5军团司令员。1920年1月至4月,任高加索方面军司令员,1920年4月至1921年8月任西方面军司令员。1921年3月任平定喀琅施塔得叛乱的总指挥,同年4-5月又平息了坦波夫地区的安东诺夫匪帮的叛乱。
国内战争结束后,图哈切夫斯基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后相继担任西方面军司令员、工农红军参谋长助理、工农红军副参谋长、工农红军参谋长,积极参加了1924年至1925年实行的军事改革;1928年5月任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1931年任苏联陆海军人民委员部副人民委员和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工农红军军械部部长;1934年任副国防人民委员;1936年起任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兼任军训部长;1937年5月被贬谪,降为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司令员。1937年6月11日,被判处死刑。

图哈切夫斯基是1位文武全才的人。他爱好广泛,知识渊博。从小勤奋好学,刻苦读书。他精通
德语和法语,可以流利地会话和阅读,而且拉丁文的水平也相当高。他读过原版的朱里·恺撒的著作《高卢战记》。这些语言知识对他帮助很大,使他能直接阅读外国军事著作的原版;有次他率代表团出国访问,法国国务活动家爱德华·埃里奥由于没想到1个红军指挥员能如此流利地讲法语,震惊,赞叹不已。
他在青少年时代就读了许多军事著作,著名的有《大元帅苏沃洛夫公爵传》。而颇感其中
少年时代的图哈切夫斯基就醉心于列夫·托尔
斯泰的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列夫.托尔斯泰是
他终生爱戴的作家。有1次,他说服父亲和兄弟
们,利用假日专程到;亚斯纳亚波良纳庄园去拜访列
夫·托尔斯泰。伟大的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热
情地接待了他们。列夫还让图哈切夫斯基坐上他的4轮马车兜了1阵风,弄得他的弟兄们都羨慕
不已。
他从小就热爱音乐」。他不仅会拉小提琴,而且自己会做小提琴。他当了方面军司令员以后还亲手做了1把小提琴。在战斗的间隙里,只要有机会,他一定到音乐厅或剧院去听演奏会和歌剧。很多著
名作曲家都是他的知心朋友。比如,肖斯塔科维奇就是他的好友。肖斯塔科维奇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
道:「在有极大权力的人物中,真诚喜爱过我的音乐
的只有1个人,他就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我
们相识时,我才18岁,而他已经30多岁了。但我们之间的主要差别并不在年年龄,而是地位。当时
他已经是红军高级指挥员,而我只是1个音乐学院的学生。然而我表现得很有主见,不卑不亢,而图哈切夫斯基正是喜欢这种人;」图哈切夫斯基不仅酷爱音乐、文学和语言,而且在体育方面他也是出众的。
三 图哈切夫斯基带兵有方,平易近人,在士兵当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图哈切夫斯基身上没有1点官架子和装腔作势的坏习气。他热爱士兵,他虽然已经身居高位,当
了方面军司令员,但他能和下级干部、士兵打成一片,同娱乐。据雅科夫列夫回忆,图哈切夫斯基在
「红军之家」为士兵曾组织过舞会,不仅亲自参加,而且带头跳马祖卡单人舞。
据内战时期的1个老兵尼·伊·舒米洛夫斯基回
忆:「图哈切夫斯基对士兵是尊重和爱护的。记得有次我给他送文件。放下文件,我转身要走,他立刻把我叫住:『红军战士同志,请回来。你请坐!』接
著问我是那里人,在哪学习过,在旧军队里呆过没有,还谈了纪律问题。这次普普通通的贴心谈话却使我终身难忘。」
他的老同学谢·斯·奥斯特洛夫斯基回忆说:「1919年当我们在奔萨车站见面时,图哈切夫斯基
一下子就认出了我,直接了当地问:『您不认识我
吗?』我回答:『好像记不太清了。』他接着问:『那您不记得『河马』谢尔盖。』我很不好意思地回答说:
『不,我记得,只是不便开口。』他说:『童年是不该忘记的澳门太阳集团登录网址,!』」
在乌克兰军区大演习中,他选1个步兵连进行实地考核。他来到连指挥所,命令连长根据情况进
行活动,别管他参加与否。为使连长不作难,他尽量躲在不显眼的地方,跟随这个连队通过斜切地形
一直跑出几公里,边跑边观察连长和战士的动作。他认为任何1个军事首长都应该「在自己的肩膀上体会1下连长、营长和团长的工作重担。」
他虽然身居高位,是有名的元帅,但他出入剧场观看节目从不带任何警卫;不带武器,身穿皮夹克,随随便便,同演员们亲切交谈;在那些困难的岁月里关心他们的生活。
有1次他到1家剧院看演出,突然发现弹钢琴的正是他中学时代的音乐教师欧丹柯。老人穷困潦倒,处境艰难。演出结束后,图哈切夫斯基走上前去向老人自我介绍说:「我是您的学生。今后还想向您学习,中学时代的音乐课仍记忆犹新,至今难忘。」老人见到他面前站着1位元帅,开始有些惶惶然,听罢他讲的这番亲切的言辞。心里又感到热乎乎的。当然,图哈切夫斯基并没有跟他的老师上
课,而这位老人确实得到1笔相当可观的学费—图哈切夫斯基缴的1年的学费。他用这种亲切感人、
不带侮辱的办法资助了老人。 四
列宁是知人善任的。他对图哈切夫斯基是了解、器重和信任的。十月革命后,由于外国的武装干涉和国内白匪军的进攻,年轻的苏维埃政权危机四伏。东线;西线和南线的形势时常发生突变。每当敌人发起进攻,战线告急时,列宁时常想到这位年轻有为、智勇双全的将领图哈切夫斯基,委派他去执行艰巨的任务。
1918年春,由于捷克白匪在苏联国内反革命分子支持下发动叛乱,使东线告急。列宁当时尖锐指出:「东线的胜败将决定革命的命运。」在这危急关头,根据列宁的指示,将党的最著名的活动家和
可靠的、最有经验的军事专家都派往东线。图哈切夫斯基1918年6月到达东线。他同古比雪夫一道,冒着敌人的连续攻击,在很短时间内将溃散的支队编组成辛比尔斯克、奔萨、因扎等步兵师,创
建了第1支能完成战役任务的步兵军团一第1革命军团。这个军团在图哈切夫斯基指挥下迅速
成长为1支有坚强战斗力和纪律严明的劲旅,在2、
3个月内就取得从干涉者和自卫军手中解放伏尔加
河流域和乌拉尔大部地区的辉煌战果。
1918年8月30日,阶级敌人疯狂谋杀列宁的时候,、图哈切夫斯基正率领第1革命军团在
辛比尔斯克作战。列宁被刺伤的噩耗传来,图哈切夫斯基和红军战土都无比愤怒;胸中燃起了向革命
的敌人复仇雪恨的烈火。他们一股作气迅速攻克列宁的故乡—白匪重兵防守的辛比尔斯克。
收复辛比尔斯克后,图哈切夫斯基马上向列宁
报告。他拍给列宁的电报中写道:”亲爱的弗拉基米
尔·伊里奇!攻克您的故乡,这是我们对您这次受
伤给敌人的回答,下一步我们马上收复萨马拉。」正在养伤中的列宁看到来自东线的捷报非常高兴,在复电中表示:「我的故乡辛比尔斯克的收复,
是包扎我伤口的1条最有效的最好的绷带。我顿时觉得精神极好,力量骤增,我祝贺红军战士的胜利,
并代表全体劳动者』对他们付出的一切牺牲表示感谢。」
1918年末,由于克拉斯诺失哥萨克白匪的进攻又使南方战线告急。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决
定将图哈切夫斯基从东部战线调往南方战线,担任南方面军副司令员兼第八军团司令员。该方面军于1919年下半年转入反攻;紧接着将反攻发展为南线的总攻,使克拉斯诺顿河白匪哥萨克军团全军覆灭。
1919年3月,高尔察克匪军在东线集结兵力,发动攻势,使东线再次告急,重新成为共和国的主要战线。根据列宁的指示将图哈切夫斯基从南线再次调往东线,担任5军团司令员。这个军团在图哈切夫斯基的领导下经过艰苦奋战,打败了高尔察克,取得了重大胜利。列宁对此十分满意,并表扬该军团说:「在1年内由1支不大的集群发
展为具有坚强革命斗志的军团,在保卫伏尔加河和粉碎高尔察克部队中团结战斗,取得辉蝗哉果。」列宁得知第5军团根据图哈切夫斯基倡议,在军内自己办训练;班培训红军指挥员时,非常满意。图哈切夫斯基有1次去给列宁汇报工作,列宁当面称赞他说:「这是1项明智的倡议。」接着责成他「就这个问题起草1份报告,送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以便在全军推广」。
1920年1月,因罗斯托夫和新切尔卡斯克被邓尼金匪徒占领,使高加索战线告急。列宁马上下令,任命图哈切夫斯基为高加索方面军司令员。他到职后立刻部署兵力,于1920年2月下旬便转入反攻于同年3月全歼邓尼金窜入高加索的重兵集团。
喀琅施塔得发生暴乱事件后,以季诺维也夫为首的保卫彼得堡委员会及彼得堡军区的军政首脑表
现得软弱无力,束手无策,惶恐万分。为了平定叛乱,列宁决定派图哈切夫斯基作总指挥,彼得堡军区陆海军部队全部归他指挥。3月17日晨3时发起攻击;到3月19九日晨就胜利结束了战斗。仅用
50几个小时就平定了叛乱。战斗一结束,图哈切夫斯基立即应召去莫斯科晋见列宁去了。
列宁热诚地接待了图哈切夫斯基,对战果非常满意。在谈话当中立刻又派他去坦波夫省平定安东诺夫匪帮的叛乱。
列宁对图哈切夫斯基撰写的文章很重视。比如,
他不仅认真阅读了图哈切夫斯基写的《民族战略和
阶级战略》一文,而且读后在书上还亲自签名:「列宁存」,收藏在他个人的图书馆内。
列宁很重视图哈切夫斯基的意见。有1次列宁派伏龙芝去接替高加索方面军司令员吉季斯的工作,
亲自写了这样1道命令:「立刻派伏龙芝同志去接替吉季斯(应该听听总司令和图哈切夫斯基的意见)。
」 五
192O年,图哈切夫斯基率领部队向维斯瓦河进军,进抵华沙时,请求总部调拨增援部队。联共中央政治局和列宁同志于1920年8月5日下令,从西南方面军抽调第1骑兵军团和第12、14军团火速增援西线,而身为方面军军事委员的斯大林却置中央命令于不顾,反而派第1骑兵军团去攻打利沃夫,结果造成华沙失利。后来,在总结这次战役的经验教训时,图哈切夫斯基直言不讳,揭露了事情的真相。联共中央和列宁同志坚持原则,于1920年9月1日下命撤掉斯大林西南方面军军事委员的职务,任命古比雪夫接替他的工作。
1937年5月间,图哈切夫斯基本应到伦敦去参加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不知为什么突然宣布;他因病不能前往英国了;由海军司令员奥尔洛夫替他前往英国参加典礼。接着任命他为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司令员,6月必须去古比雪夫城就职……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感到斯大林对他的态度急剧而明显地恶化了。他给斯大林写信,想了解贬谪他的根据,结果是杳无回音。
列宁逝世后,斯大林执政初期是比较收敛的,因为列宁的亲密战友基洛夫、捷尔仁斯基、古比雪夫、
奥尔忠尼启则、伏龙芝等人都健在。这些人都是图哈切夫斯基的良师益友,他们对图哈切夫斯基是了
解、信赖和器重的。可惜的是,这些老一辈的革命家,从1924年到1937年的13年间,由于种种原因都不幸过早地离开了人世,这便使斯大林毫无顾忌地独断专行,因而1937年6月11日秘密处决了图哈切夫斯基等著名军事家。

图哈切夫斯基是工农红军中最年轻而且最有才华的元帅。他担任西方面军司令员,统率千军万马转
战南北时,年仅27岁。担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时才29岁。担任总参谋长时才32岁,被授予苏联元帅时年仅42岁。在26岁时就
发表了著名的军事理论著作《民族战略和阶级战
略》,从1919年到1936年在这17年间共发
表了120余篇军事理论著作,丰富了无产阶级
军事学术理论的宝库。难怪外国军界都誉他为「军界神童」和「泰斗」。
图哈切夫斯基在十月革命后转到苏维埃政权一边。他刻苦钻研列宁著作和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
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并在实践中加以创造性地灵活运用;他建议军团内开办训练班培训自
己的指挥人员,创办各种专业兵种军事院校,培养专业人才,解决扩编中的干部问题;参加编写了红军
最早的野战条令,倡议编写《苏联军事百科全书》;提出以大量机械化部队、坦克兵、空降兵和航空兵
部队进行大纵深作战的理论;提议组建空降兵和航空兵,主张大量使用空降兵在敌后作战,改进步兵
武器,改进炮兵和海军,改革部队组织编制,特别强调提出对法西斯德国的入侵要严加防范;更可贵
的是在希特勒发动第2次世界大战之前就预见到他的侵略野心。1935年在他的《当今德国的作战计画》1文中明确指出:「希特勒的帝国主义野心
不仅仅在于有反苏的企图,而且有妄图鲸吞整个西方的冒险计画。」要求部队百倍提高警惕,加强战略,
随时作好应战准备。1936年1月15日,他在中央执行委员会第2次会议上又明确指出:「……无论在我国东部边境还是西部边境上,那业已形成的态势都要求我们极其认真地重新考虑我们的防御措施,目前切实可行的1条,就是必须居安思危,抓好战备,在相距1万公里的2条战线上能同时、而且完全是独立自主地进行防御……」。
图哈切夫斯基强调指出:「随着工业的发展应该发展红军的技术装备实力……大家都知道,一旦爆发战争,技术兵器、装备、武器、飞机、坦克的需求量必将大大增加……仅有1个庞大的工业基础是不够的,还必须
善于发挥它的作用,必须善于将它从和平工业转到
保证前线供应方面来。」这些都反映出他在军事方面的才能和贡献。 七
1937年6月初,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根据命令,偕同妻子妮娜;叶夫金尼耶夫娜离开莫斯科的
喀山车站,告别亲人和战友,到古比雪夫城,就任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司令员。图哈切夫斯基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他和莫斯科的最后诀别。
到职后不久,就请他参加「事先早有安排」的伏尔加河沿岸军区的政工会议,一到会就马上被逮捕了。接着他的妻子妮娜、他的母亲、姊妹、他的兄弟亚历山大和尼古拉也都相继被捕了。
从被捕到宣判死刑,立即执行,仅仅13天时间。当时内务人民委员部在死刑宣判书上宣称:「被告已服罪。」
但从披露出的一些消息证实,图哈切夫斯基回答检察长维辛斯基的,只有1句话:「我好像做了1场梦。」
指控是以诽谤诬陷为基础的。他们利用图哈切夫斯基和他战友出国执行任务、纯属公干性质的和
外国人会晤的谈话材料,断章取义,捏造罪行材料,置元帅于死地。
悲剧并没有到此结束。接着,又从肉体上消灭了图哈切夫斯基的妻子妮娜·叶夫金妮耶夫娜和他的兄弟亚历山大和尼古拉。他的3个姊妹都被投入集中营。他的尚未成年的女儿,俟成年后也被捕入狱;元帅的母亲和姐姐索菲娅在流放中死去。
斯大林究竟是怎样中了希特勒的「反间计」呢?
斯大林秘密处决图哈切夫斯基等人,究竟是根据哪 些「罪证」材料呢?
在《间谍大王》《(Master
spy》)1书的《俄国焦点》1章是这样写的:「1936年下半年,希特勒
『安全局』领导人海德里希去拜访德国侦察机关『阿勃韦尔』的头目卡纳里斯,海德里希向他提出要调几名能模仿图哈切夫斯基笔迹的专家。当时他声称,这是他需要进行1场极其保密的战役而这个战役又是希特勒委任他—海德里希来领导的。决定编造1份有伪造签字的文件,尔后设法让俄国人见到文件的内容。从伪造文件中能看出图哈切夫斯基有推翻苏维埃政权的野心。海德里希告诉卡纳里斯说,
文件已根据希特勒指示准备停当,并先将文件转交给捷克总统,从那里送给莫斯科……」
信中不仅竭力模仿图哈切夫斯基的字体,而且在他的笔风上也下了功夫。在这封伪造的信件上却
盖上「阿勃米尔」真正的钢印、「绝密」、「机密」
和附1份希特勒签署的决议书—命令监视德军统帅部中的德国将领,他们似乎与图哈切夫斯基保持有秘密联系。这封信是主要文件。这个「专卷」共
有15页,其中除信之外还有各种用德文书写的、有德军统帅部将军签名(署名是伪造的,是从他们银行帐号上复制下来的)的文件。
为了把这个「专卷」过渡给斯大林,专门制造了1起「阿勃米尔」大楼起火时「专卷」被盗案件,
使这个「专卷」的照像副本落入贝奈斯手中通过他转给了斯大林。
德国法西斯特务头子舒伦堡在回忆录中也证实了这1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