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叫淮北梆子戏或沙河梆子,流行于淮北地区。由河南梆子流来,具体时间无法查考。据93岁老艺人王金法回忆:小时候听其师所言,清嘉庆年间有河南商丘唱梆子戏的杨坦等数人…

上党梆子是山西省的四大梆子之一,由于流行于山西省东南部—-古上党郡地区得名。过去,曾一度被称为“上党宫调”。解放后正名为上党梆子。上党梆子过去的班社,除梆子…

也叫淮北梆子戏或沙河梆子,流行于淮北地区。由河南梆子流来,具体时间无法查考。据93岁老艺人王金法回忆:小时候听其师所言,清嘉庆年间有河南商丘唱梆子戏的杨坦等数人来亳州,临泉等地演唱,并设科班传艺。此后便长期在沙河一带扎根,发展,受当地的风俗习惯和曲艺的影响,唱腔与原来河南商丘梆子有所不同,不分男角和女角,不分板式,长短句,唱时多衬哪,呀,唧,嗷,吼,咿,呜等虚字,这是艺人吸收地方小调变化而形成,称“沙河调”。因沿用河南梆子以枣木梆击节,又名沙河梆子。沙河梆子进一步发展,不仅在演唱时吐字巧,腔弯俏,亦且讲究偷字,闪板,灵活多变。红脸唱腔,吸收地方鼓书艺人的唱法,如半说半唱,先吐字后放腔,数十句连唱后拖腔而完毕,不受7字,10字唱词限制。弦乐伴奏,只用一把京胡。它的班社早期多以3,5人组成,不化装,不穿戏衣,坐在板凳上演唱,称“坐地梆子唱板凳头”。

上党梆子是山西省的四大梆子之一,由于流行于山西省东南部—-古上党郡地区得名。过去,曾一度被称为“上党宫调”。解放后正名为上党梆子。上党梆子过去的班社,除梆子外还兼演上党昆戏、上党罗罗腔,上党卷戏和上党皮黄,共五种声腔。合称“昆梆罗卷黄”。近年来,昆、罗、卷已绝迹舞台,只是以梆子为主,有些剧团或唱些皮黄。

道光二十年,杨坦的徒弟沈万魁在临泉县韦寨集设科班,收徒20余人,授艺后,皆登台演唱,时称好唱手。沈的徒弟郝安荣,先后在后街,郭楼,涧头等地,连科13班,培养400余人,于是沙河流域及洪河南北,分别成立10多个班社。《阜阳县志》艺文八卷载:光绪二十年,颍西土坡集的周殿臣,组织30余人的小窝班,聘艺人张蛮子,在土坡集连科三班,授徒130余人。此时班社,已逐渐由“一蟒一靠一根笛,小旦穿箱自己的”状况,发展为生,旦,净,末,丑等分行当穿戴的衣箱,和八个场面敲打,弹拨的乐器。民国10年,沙河梆子发展南至商城,固始,北至宿县,徐州,西到陈州,商丘,东到淮北,凤台,班社多达60个。其中较有名的有阜阳县丁家班,临泉的武举班,界首的顾家班,蒙城的三元班。并出现了一批名演员,如唱红脸的胡法,梅虎,顾锡轩,唱黑头的有赵新顺,屈振海,旦角有李传续,朱秀林,达鸡娃子,王金法,王登科,皆是男性反串。女演员有顾秀荣(艺名顾大妞,是该剧种最早的女演员),顾秀清等。此外还有王振邦,李俊岭等。其中著名的是顾锡轩,朱秀林,王登科3人,有3杰之称。沙河两岸流传民谣:“朱大鼻子王大眼,来了个顾群唱红脸”。

上党梆子是一个古老的剧种。有人说在明末已有班社出现,尚未发现史实根据,不过,在清朝乾隆(1736–1795)的后期就确已盛行。据晋城县青莲寺残碑记载,一个演唱上党梆子的鸣凤班,成立于乾隆五十年前后。这个鸣凤班是现在确知的上党梆子较早的一个班社,一直延续到1945年晋城解放。

30年代,沙河梆子开始进入中等城市演出,如王金法带领蒙城马家班到上海,南京,蚌埠等大中城市献艺。界首有顾家班迸入开封城市。40年代,是沙河梆子发展高峰,田间地头的群众,都能唱几句红脸,黑脸梆子脸。沙河一带农民群众,喜欢它的表演粗犷豪放,动作简练夸张。如表示愤怒则吹须,瞪眼,鼓腮,晃脑,跺脚,咬牙,摆手,捋胳膊等。表示高兴则双手扬须,前俯后仰,摇头摆手,朗声大笑。后来吸收当地民间舞蹈和武术。如旦角运用花鼓灯的扇舞,耍手帕等;武戏运用长刀破枪,单,双刀,枪,五节鞭,三节棍等,以及艺人自己苦练出的金钩倒挂,滚绳,四十八竿等,都较有特点。建国后,沙河梆子发展很快。50年代,阜阳,宿县,淮南等地相继建立专区,县,市级专业剧团18个,始定名淮北梆子。

解放后,上党梆子在党文艺方针指导下,不断推陈出新,演出的内容与形式都有很大改进。现在共有职业剧团十二个,从业人员八百余人。

1960年成立安徽省“淮北梆子戏剧团”,其发展进入全盛时期。凡专业剧团皆配备了编导人员。挖掘传统剧目有700多出,经常演出有500多出。旦角戏有《断机》,《劝夫》,《妲己》,《陈妙常》等20多出;小生戏有《提寇》,《换龙》,《杨八郎》,《战宛城》,《拜帅》等10多出;小丑戏有《花子拾金》,《双推磨》,《小秃子闹房》,《七错》等十几出;红脸戏有《跪坡》,《临潼关》,《斩子》,《骂闫》,《过五关》等10多出;黑脸戏有《铡美案》,《铡包勉》,《王莽篡位》,《八大公》等10多出。同时还改编,创作了一批剧目,如宿县专区剧团编演了《孟姜女》;阜阳专区剧团编演了《寇准背靴》,《捻军颂》,《刘海与金蟾》,《范进中举》等,都参加了安徽省戏曲会演,调演。剧本《重要一课》,《两块花布》等,均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音乐挖掘也取得成就,其传统曲牌达近百种,如“五马”,“二凡”,“朝阳歌”,“东姬”,“八板”,“十番”,“金叉”,“苦中乐”等,皆可常用。在此期间,有一批演员受到奖励,如宿县专区的张福兰,王艳玲,朱琴;阜阳地区的顾锡轩,关仲翔,郑莲馨,任华,陈炳钦等,都获得省级戏曲会演各种奖励。“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剧团停止演出,演职员被迫改行。

据1965年不完全统计,上党梆子共有剧目七百出(其中梆子六百余出,皮黄九十余出,昆曲十余出,罗罗戏和卷戏各数出)。现在存在剧本四百余个。这些剧目,大部分都粗犷豪迈,淳朴健康,具有自己的特色。其中表现杨家将、岳家军的剧目较多。《闯幽州》、《雁门关》、《三关排宴》等代表性剧目。《三关排宴》经赵树理同志协助整理后,在1962年搬上了银幕。上党梆子在认真改进传统剧目的同时,积极排演现代剧目,赵树理同志编写的《十里店》,并曾由《人民文学》发表。其它现代戏剧目《武大妈》、《一棵苹果树》、《丹河湾》等,都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1978年后,落实政策时,淮北梆子剧团先后恢复,改行的演员纷纷回团,梆子戏校和艺训班恢复开办。淮北梆子戏唱腔主要有“慢板”,“二八”,“流水”,“飞板”等4种。属板腔体,可长可短,可说可唱,运用自如。演员根据剧情及人物情感,变化板式,自由表达。先吐字后行腔,吐字清楚,声调昂扬。剧目近800多出,多演唱历史故事,以民间传说较多。正本戏以红脸(关公及以红色扮脸人物和老生等)和帅旦最多。行当分八大扣,为生行,脸行,旦角行等。每行当又有很细的分工,如红脸行便有老生,铁生,文生。红脸又分大红脸,二红脸,三红脸,马上红脸。老生和小生等也有细致分工。

上党梆子的唱腔以板腔体为主,间亦用曲牌体。板式中运用最多的是[大板]和[四六],其它尚有[中匹六]、[垛板]等;曲牌体唱腔有[靠山吼]、[一串铃]等。男女同腔、同度、同调。调式是微调式;除[紧大板]和[介板]外,其它各类板式中的过门,都是宫调式的。伴奏乐器:打击乐是音响强烈的大锣、大鼓,弦乐是巨琴、二把和胡胡。

上党梆子的基础功叫“三把”。它运用起来稳健大方,雄壮有力;不足之处是足沉臂硬,臀部凸出,不太美观。表现手法是粗线条,大轮廓,直出直入,强烈明快。行当方面须生的作用最突出,其次是净角、青衣和武小生。

澳门太阳集团登录网址,在历史长河中,上党梆子形成了州府和潞府两大流派:州府派流行于南部旧泽州府所属五县,晋城的鸣凤班稳居魁首,后来高平的三乐意、万亿班都曾称雄一时。它的特点是抒情性较强。潞府汇报会流行于中部、北部旧潞安府和沁州所属的长治市和十一个县。特别是更显豪放。后来,潞府派又分为三义班和乐意班两支:乐意班格律比较严紧,唱杨家将戏多;三义班比较灵活,唱岳家将戏多。著名演员:清末有双禄、群益、老不香等人;抗战前有赵清海、段法荣、曹火柱、平福成、冯秃嘴等人;抗战中和解放后驰名的有段二淼、郭金顺、申正泰、赵德俊、吴婉芝、郝同生等人。

一百多年前,上党地区遭受严得旱灾。上党梆子一些艺人分别搭班到山东省菏泽附近和河北省邯郸附近演出。后来都曾设帐授徒。经过多年的吸收、溶化和发展,形成了两个新的剧种—山东枣梆和河北西调。它俩是上党梆子的嫡亲姐妹,相互之间切磋琢磨,共同前进,有着深厚的感情。

相关文章